老夫掐指一算这名字越长越好

搞事,生命中最美丽的两个字

【瑞嘉】Yesterday

「你有没有爱过一个遥远的人,他从来都不让你失望,他是你的勇气和力量,他永远是年轻的,美好的,光芒万丈的。他永远在那里,好像信仰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题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*本文是听The Beatles的《Yesterday》时的产物,我也把这首歌当作题目。这首歌被誉为迄今为止被翻唱次数最多的独唱歌曲
  *cp主瑞嘉,隐性雷卡,嘉雷友情向,不喜者注意避雷
  *一个在朋友圈看到的梗
  *ooc属于我
  *后面会写一篇雷卡的,两文相通

  1.
  蔚蓝色的天空,在深秋时节,一尘不染,晶莹透明。朵朵霞云照映在河面,鱼鳞的微波,碧绿的河水,增添了浮云的彩色,分外绚丽。
  这就是这个小星球的秋天。
  嘉德罗斯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好友———雷狮对这个在星际中留不下名的星球念念不忘。这儿有宇宙最美的秋色,它总是宁静朴灿的。
  他平静地坐在草地上,蔓延上来的是青草纯粹的野味。
  「所以令人惊叹呀。」
  而安静了没多久,他就站起身来,衣角还萦绕路边不知名的花香。嘉德罗斯若无其事地细细抚过路边飞船熟悉的纹路,手指平稳地顺着凹槽往下滑动。
  「真是很久了……」
  而格瑞静静在河道旁斜靠着,顺便在肩头接了满肩的乳白光辉。
  「后悔了?」
  他望向很远很远的远方,直到地平线的尽头,悠远到万千星辰中的某一颗。
  「怎么可能。格瑞,你被金那个渣渣传染了?」

  2.
  「阿波罗系列的T-1080飞船已经很老很老了。」
  嘉德罗斯这样想。
  也是,自打他和格瑞在雷狮他们的帮助下离开圣空星后T-1080就一直存在着。
  他还记得那一天。
  那一天仿佛刻在脑海里。淡淡的阳光穿透阴寒的薄云照在圣空星的领土上。早春温的地气悠悠浮出表面,凝成烟云般的雾气。山脉已处在睛朗的天空下,一两片青蓝色的云影在大地此起彼伏地慢慢滑行。
  嘉德罗斯从来没有后悔跟自己的爱人逃出来,抛下贵族礼仪,抛下那个令人唾弃的王位,更是抛下那个代号。
  「你就是你,嘉德罗斯。」
  记忆中干净的少年,有着清冷的声音,衬衫仿佛带着风。
  或许在那时,自己就已经心向那双深邃如同紫葡萄的眼睛。

  3.
  嘉德罗斯无力地靠在船仓旁,虚弱又骄傲地直视略有些刺眼的阳光。
  他想到了许多。
  想到了自己第一次与格瑞相遇,想到那一天格瑞在阳光下闪烁的双眸,想到格瑞向他伸出手……
  当他看见雷狮在卡米尔怀中闭上眼睛的时候,他就在想,自己会不会像故友一样逝去。
  「会不会再也见不到格瑞。」
  满脑子都是他。
  嘉德罗斯昏昏沉沉地半闭着眼,嘴里喃喃念着恋人的名字。
  「格瑞……」
  他闭上双眼。
  「我爱你。」
  他已经再不能等得到回答。
  如果我知道这是看到你的最后几分钟,我会说我爱你,而不是傻傻地以为你早以知道。

  4.
  西边落日还未被遮没,那渐次铺开黄昏的天空滴漏着橙红。
  这年深秋的长度,似乎特别长。
  格瑞平静地打开通讯界面,眸中曾最灿烂的地方黯沉无光。他朝蒙特祖玛发了一条短信。
  「他走了。」
  对方沉默了很久,直到格瑞的设备出现提示音。
  「嘉德罗斯大人说过,很庆幸自己由你赐予他真正的意义。」
  「他爱你。」
  他不住地颤抖,河面微微地泛珍珠色的花。眼泪渴望自由顺着脸颊滑落。
  坠落。

  5.
  「我一直知道。」

【FIN】

 
 
 

【安雷】情敌

*大赛背景

*一个老梗……

新人报道,文笔超烂,勿喷。


  安迷修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奇怪。

  安迷修心情复杂地走过大厅,独自一人走进一片刷怪的高级区域。

  他好像,喜欢上自己的死对头了。

  他极不耐烦也一次又一次将冷热流抬起,又落下。蓝色与黄色的剑光在骑士身两侧流溢,伴随着风压与残影将安迷修面前的魔兽斩杀。温热的血伴着夕阳夺目的光洒在他的脸上。

  他现在每天脑海中都是海盗那不羁的身影,以及那双堇色眼眸中浩瀚的星辰大海。

  [这太糟糕了。]

  安迷修想起自已幼年时。

  杀人的利刃被孩子仍稚嫩的小手握住,另一只空出的手则紧紧按着胸口。孩童特有的清脆声音响起,懵懵懂懂地念出如今滚瓜烂熟的誓言。

 "谦恭,正直,怜悯,英勇,公正,牺牲,荣誉,灵魂!

强敌当前,不畏不惧,果敢忠义,无愧上帝,忠耿,直,宁死不屈,保护弱者,无违天理!

我发誓善待弱者!

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!

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!

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而战!

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!

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女!

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!

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!

……"

  

  他曾经懵懂地抬起头,望着那个逆光站着的高大身影,望着那个他童年的梦:″师傅,宣言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?我想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!"

  男人愣了一下,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发。在阳光中,男人如往昔一样微笑着,温柔得如同和熙的春风。

  " 你长大后就会知道了。以后你会遇到一个人,你便会明白。"

  年幼的他偏偏了小脑袋,乖巧的说:谢谢师傅!"

  

  安迷修继续往森林的深处走去,面带微笑回忆起那些时光。

  下一秒,骑士的表情冷峻起来。前方隐约传来刀剑声,更有他所熟悉的元力波动。狂暴的雷破开如火的夕阳,毁天灭地的力量卷袭着战场。狂风从远处刮来,夹杂着碎石,细密的烟尘铺天而起。

  雷狮!安迷修心头一紧,轻声"啧"了一声。能让海盗释放如此狂躁的电流,只有一个可能——偷袭者。

  当安迷修赶到战场时,敌人有一大半已经倒在地上,由指尖变得轻盈,元力武器在空中逐渐溃散。从皮囊中流出来的血浸湿了一小片土地,尸体化作莹光点点在空气中消失。

  在这片战场的中央,一双紫眸冷漠的低垂下来。

  雷狮就站在那儿,面无表情。白色的卫衣上溅上点点血迹,如同开放的樱花。杀人的凶器被他扛在肩上,周身围绕着细碎的闪电。

  "鶸。"海盗带着嘲讽的语调,声音在空气中上扬。

  安迷修与雷狮并肩作战,敌人很快就在致命的雷电、火焰与寒冰中丧生,死后化作的荧光,仅仅只是照亮了一小片土地。这样的死亡一文不值。

  安迷修望着天边璀璨夺目的星辰,默默的想:原来已经晚上了吗?

  话说,今夜的星辰挺好看的。

  安迷修没有缘故的联想到了身旁海盗的双眼。那双眼眸中,是属于海盗自己的星辰大海,只属于他自己的自由之地。

   安迷修转过头,望了望身边的海盗。星光温和的洒在他的脸上,星光下,那张菱角分明的脸变得柔和起来。白色的头巾在风中飘扬,如同它主人一般自由不羁。

  "雷狮?"安迷修试探性的问了一句,语调里带着对恶党难得的温柔。

  "嗯?干嘛,傻逼骑士?"对方将视线从浩瀚星辰中移开,眼眸中的星辰倒映着安迷修和他翡翠色的双眼。

  安迷修紧张地舔了舔嘴唇,眼眸中带着骑士的坚定,直视着那双眼眸中的星辰大海:"你有喜欢的人吗?"

  安迷修看着雷狮偏了偏头,眼中满是戏谑之意:"废话,老子喜欢我自己。"

  安迷修的嘴角定格在45°:″那恶党你给我听好了,我,最后的骑士安迷修,要做你一辈子的情敌。"

  雷狮诧异的反身,并看见安迷修拿着双剑跪在地上。他并没有看见安迷修那双宛如森林之春的眼睛中闪烁的柔光。

  

  白衬衫和黑色的长裤,他单腿跪在海盗面前。

  "我将谦卑而公正,"骑士举起双剑,"必将心怀怜悯,永存正义 ,守护我心爱之人,关爱弱小,不畏强权。我的剑必宁折不弯,除非主人身死,它将永不折断。"

  他抬起头,说出这句话时嘴角甚至不自觉地扬起了弧度:"而你,必将是我的王。"

  "所以说,在下要做你一辈子的情敌。"

  安迷修笑了笑,对面前狂野不辍的海盗说出骑士宣言的最后一句。

  "我发挚将对所爱至死不渝。"

「 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.」

  

 - the end-